上月東京都知事選舉過後,年內日本就幾乎沒有重大的政治活動,政壇相比去年要平靜得多。首相安倍晉三正緊鑼密鼓地鼓噪實現其各種政治“夙願”,其中之一就是修改內閣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構建與美國“對等防衛”地位。
  安倍達成這一目標需重點考量三方面因素:一是獲得美國支持;二是擴大民意基礎;三是搞定自民黨內或聯合執政黨,擺脫在野黨的掣肘。從現實進展來看,安倍似乎有意願也有能力通過政治交易擺平第三個方面,而前兩個卻不是他能夠完全把控的。值得關註的是,美國打心底就希望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甚至正在巧妙地借助各路媒體在日本國內炒作“中國威脅論”,意欲加深日本普通民眾的“懼華”心理,進而幫助安倍在擴軍備戰方面獲取日本國民的“容忍”。
  托馬斯·海梅斯,60歲,原美國海軍上校,在海軍陸戰隊服役30年,曾參加過索馬裡和伊拉克後期作戰。退役後到美國國防大學,搖身一變成為戰爭與爭端控制研究者。幾年前他提出了“離岸控制”(簡稱OC)戰略理論稱,為形成對中國的遏制力,美國及其同盟國應當團結一致,切斷中國的能源或工業品進出口通道。
  3月16日,他在《讀賣新聞》上發表了一篇為日本“建言獻策”的文章,題目是《(依托)地理優勢地位(實現)對華抑制》。
  該文章稱,OC並非為了封堵中國,世界上包括日本和美國在內的眾多國家都希望和中國做生意。它傳達的信息是只要中國遵守國際法、不威脅鄰國,各方就會和中國做貿易。只是在萬一的時候,應展示足以打擊中國經濟的(姿態和能力),以此形成抑制力。
  文章還稱,要想抑制敵手,就有必要從敵方價值所在之處下手,對中國而言就是要封鎖其海上通道。封鎖日本九州、沖繩,菲律賓,中國臺灣等相連的“第一島鏈”,這樣就能戳到中國經濟的軟肋。我們擁有很大的地理優勢,因為中國的對外貿易不得不經過“第一島鏈”。如果中國對外貿易出口被阻斷,經濟也就無法發展,也正是因為可能要面臨經濟封鎖,中國才急於奪取釣魚島。
  雖然中國正在快速提升軍力,但以美國和日本目前軍力看,完全足夠封鎖“第一島鏈”。與海空一體戰不同的是,OC沒必要投入轟炸機等昂貴裝備,不影響國家財政狀況。如果OC比戰爭多持續四五年的話,中國就會進退兩難。
  如果中國使用漁船以尚未達到“有事”級別的方式“侵略”釣魚島的話,日本政府能否命令自衛隊實施防衛出動就成了問題。如果日本開戰,美國卻沒有介入,就無所謂發動OC了。所以,日本和美國應該團結起來,而且要明確表示雙方正作為同盟國在進行戰爭準備。
  文章稱,“日本的防衛開支僅占GDP的1%,美國憑什麼要投入近4%的國防預算保護日本”?諸如此類的議論在美國日益增多。日本在政治上有難處,但今後逐漸地增加防務費用非常重要。
  文章還說,有人認為正走向經濟一體化的中國和日本不可能發生戰爭。而1910年出版的書也有說英德不可能發生大戰的,但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還是爆發了。如果OC作為選項,或許就可以防止戰爭。
  20世紀初的英國和德國,進出口比例占國家收入的四成至六成,德國還是英國的第二大進口國和出口市場,以致當時英國的經濟學者諾曼·英吉爾在其1910年出版的《巨大幻想》一書中預言:沒有國家會愚蠢到在如此巨大的經濟依存關係中開始戰爭。
  但是僅僅4年後的1914年,英德就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交火。德國超過英國成為第一工業化國家是在1890年後半期,但德國不滿足於經濟地位,大幅增加軍費建設“大洋艦隊”。憂慮不斷增強的英國試圖改善與法國和俄羅斯的關係,結成對德包圍圈。最終,英德兩國在國民感情的惡化中走向戰爭。
  美國海軍大學助教、中國軍事研究專家詹姆斯·福爾摩斯也提出了與此類似的觀點。據《日本經濟新聞》16日文章報道,福爾摩斯2012年8月曾表示,如果當時中日爆發戰爭,即使美國不介入日本自衛隊也能獲勝。而上月末他訪問日本時則首先判斷中日之間應該不會發生戰爭,然後從戰力對比方面分析稱,中國人民解放軍已在量上占優,而經過遠洋訓練的日本自衛隊能力更強。如果開戰,日本可利用西南諸島阻止中國軍隊的進出。但中國軍力在量上對日差距繼續拉大,其軍力最終還是要在質上發生對日的“逆轉”,就像現在的臺灣一樣。為防止這一情況出現,日本應當加緊“自身努力”,多交幾個“哥兒們”。不僅在日美之間,更要加大與亞洲各國的合作。
  從這兩個美國人的觀點可以看出,這些世界霸權主義者內心充斥著冷戰思維,總是蓄意把中國的經濟增長與和平崛起抹黑成“威脅”。他們越是巧妙,越合乎邏輯,就表明他們越是在挖空心思慫恿日本放棄和平主義道路對抗中國。同時,人們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安倍在修憲和擴軍備戰方面那麼肆無忌憚了。
  當然,也有日本媒體對上述美國人的“偽善”還是有所警惕的。《北海道新聞》16日發表題為《美國國防戰略:請不要加劇亞洲緊張(局勢)》的評論文章就一針見血地指出:美國深陷財政困境,卻在安保領域自私地期望提高對同盟國的依賴程度。
  文章稱,美國國防部發表的四年一度的國防戰略修改案(QDR)表示,為對抗軍事能力顯著增強、不斷進出海洋的中國,再次強調了“重視亞洲”的姿態。在2020年之前,美國將把六成的海軍船艦重點部署在太平洋,包括增強駐日美軍能力,希望深化與日本、韓國和澳大利亞的同盟關係。但這樣只能提高周邊國家被卷入到美中衝突的危險性,努力降低亞太地區的軍事緊張才是關鍵。美國如果在軍事層面上單方要求日本擴大作用的話,那是打錯了算盤。
  文章認為,日本安倍晉三政權重視與美國的同盟關係,正急於解禁集體自衛權,以備年內修改日美防衛指針。而現行的內閣憲法解釋禁止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這也是國民的共識。日本不可能因為美方的原因而放棄原則。
  文章還說,美國如果真有志於同中國建立“新型大國關係”,就應努力構建東亞的穩定,並以此為平臺,考慮與相關國家的多重覆合安保協議框架。日本不應追隨美國,而要考慮東亞整體的利益。
  本報東京3月18日電  (原標題:美國人在日本媒體上炒作“中國威脅論”)
創作者介紹

imax

bx09bxehy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