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紅燈、隨身碟釀車禍、拋撒垃圾,成為市民眼中的公害
  渣土車司機致新竹房屋電晚報熱線96678向同行發出呼籲
  連日來,市城管、交警等部門聯合執法嚴查隨身碟違章渣土車。
  前天mSATA,渣土車司機張珂致電本報新聞熱線96678,細說行業內幕和從業艱辛,向同行發出呼籲:文明開車,別給家人、城市造成傷害。 鄭州晚報記者 王軍方 文/圖
  凌晨5點收工
  前天凌晨5點,侯寨鄉張李垌mSATA村停車場里,36歲的張珂關上車門,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拿出圓珠筆,在皺巴巴的本子上,他寫下運送渣土的次數——“6”。
  收拾物品,拖著疲憊的身體,在停車場附近一家剛開門的早餐店坐下,張珂要了一碗胡辣湯、兩根油條。匆匆吃完飯,回到距離停車場很近的家裡,老婆和兩個女兒仍然在睡覺。他躡手躡腳打開房門,洗了把臉,天雖已矇矇亮,但屋裡依然黑暗,他打開手機屏幕照明,上了床。
  “哇——哇,哇——哇——”7點多,1歲的小女兒醒來後大聲哭鬧,惹惱了7歲的大女兒。大女兒對妹妹大聲吆喝:“哭啥咧?哭啥咧?別哭了!”老婆忙哄兩個孩子。
  吵鬧聲讓睡眼矇矓的張珂無法入睡,他眼也沒睜安撫了幾句。老婆帶著兩個孩子走出了房間,讓張珂安心睡覺。
  10點左右,女兒的哭鬧聲再次讓張珂從睡夢中醒來。隨後,他再次入睡。
  早晨從中午開始
  熟睡中,放在床頭的手機上不斷有人打來電話,由於開了靜音,他沒有聽到。
  11點半,老婆做好黃瓜荊芥撈麵條,喊張珂起床吃飯。他洗刷完畢,拿起手機,逐個回覆未接電話。
  中午1點,上床午休。下午4點,起床,洗臉。
  隨後,他來到公司停車場,擦擦擋風玻璃和倒車鏡,敲敲輪胎,檢查一下剎車,加加水,做好出車準備。
  一個親戚來電話,讓他去拿燒雞。他拿到後,回家吃飯。
  晚上9點,他來到停車場,檢查一下油箱,發現不用加油,和同事們蹲在一起聊天。
  晚9點45分,工作開始了。“三環以內,晚上10點前禁行渣土車,我在這個時間後可準時趕到三環內。”他說。
  電臺的總部在哪裡?他沒有回答
  鄭州晚報記者坐在副駕駛上,和他一起跑車。車上裝了一新一舊兩個電臺。張珂說,老電臺已不能使用,新電臺購置費1700元,初裝費400元,每月費用40元。
  “大學路和南三環有交警查車。”張珂出發不久,有人在電臺里呼叫。張珂將車停靠在這個交叉口南邊。附近,停了至少6輛渣土車,等待進入市區。
  幾分鐘後,電臺再次傳來消息:“交警是查酒駕的。”
  看到別的車開始開往市區,張珂也打火發動車。
  電臺不時響起,有的是提醒註意安全,有的是指揮交通,還有的是提示哪裡有交警查車。
  記者問他,電臺總部設在哪裡,他沒有回答。
  電臺也有不管用的時候。大學路和長江路交叉口,一名交警將車攔下,開了50元罰單。張珂沒有問罰款原因,拿起單子就走,“估計是沒系安全帶”。
  一年掙了近10萬元
  晚上10點35分,車輛到達京廣快速路一處工地,路面不平,車輛顛簸得厲害,沒有心理準備的記者被顛了20多釐米高,五臟六腑好像被攪亂了一般。
  “哐當、哐當……”一輛鏟車揮舞著長長的手臂,不斷將渣土裝到車上。不到10分鐘,一車渣土裝滿了。在車下等候的張珂立即上到駕駛室內,麻利啟動開關搭好篷布,駛離工地。
  一路上,因為市區電動車、機動車較多,一些電動車在渣土車前穿行,張珂的車速並不快。“現在只有四五十碼。”張珂說,0點後車速才能上去。
  裝滿了渣土的車,噪音更大,嗡嗡的聲音震耳欲聾,電臺聲音都很難聽清楚。
  晚上11點28分,張珂的車來到卸貨場。等候的工作人員示意後,他調頭、倒車,然後啟動開關,車鬥上翻,不到一分鐘時間,一車渣土就卸在那裡。
  隨後,第二趟運輸開始了。 跑一夜車,次日凌晨四五點收車。
  張珂曾在外地高速公路工地開壓路機,由於“兩地分居的生活很難受”,他選擇了回家。
  他所在的侯寨鄉張李垌村,有不少村民開渣土車。去年2月,他花11.5萬元買了一輛二手渣土車,掛靠在一家渣土車公司。
  張珂既是車老闆,又是司機。公司每月要給他開工資,年底還要給他分紅。去年上半年,工資每月4000元,下半年漲到4500元,現在5000元。
  去年6月1日至今年5月31日,張珂共出車10個月,分紅5萬元,工資4萬多,加在一起近10萬元。
  “城市建設不能沒有渣土車”
  渣土運輸主要有4個部分組成:渣土工地承包方、渣土車公司、車主、司機。有的渣土車公司也外出接工程,承擔了渣土工地承包方的角色,同時還承擔了部分車輛車主的角色。
  張珂說,城管、交警部門經常聯合執法,查處力度很大,渣土車越來越正規。這一段時間,他們公司100多輛渣土車都在陸續加裝防遺撒的篷子。以前滿鬥可裝21方渣土,現在只能平鬥裝18方。
  這樣做,對司機的收入沒有影響,因為,公司給司機開工資是按月計算的,不管是否出車、運輸次數多少,每月工資都是5000元,“以前有的公司嘗試過3000元加提成,但遭到司機反對”。
  對車主來說,增加了8000元的改裝費,但減少運輸噸數後,省油、省車,還提高了安全繫數。
  一定的渣土數量,增加了運輸次數,在價格沒有上漲前提下,受損的是渣土工地承包方。
  “城市建設不能沒有渣土車。”張珂說,有了他們的日夜運輸,城市建設進度才會加快。
  “每月5000元,在鄭州市區算不算高工資?我家每月的開銷就有3000多元,乾這一行掙的都是辛苦錢。”從張珂的言語中可看出,他並不滿足自己的收入。
  不少司機在凌晨都要加餐,但張珂很少加餐,為的是節省一趟運輸時間。“有的司機兩三點鐘就下班了,而我到四五點以後才下班,碰到白天也可以幹活的工地,我白天也會加班。”他說。
  呼籲同行遵守規矩
  很多外行人看渣土車是香餑餑,也開始涉足這一行。
  張珂說,張李垌村附近一個村七八個拆遷戶,聯合起來買了幾台嶄新的渣土車,請了司機。沒多久,一個司機操作不當,被車鬥壓死,車主賠了55萬元。“操作失誤,不是交通事故,保險公司不理賠。”他說,這一行是高危行業,交通事故頻頻發生。
  渣土車圈子裡傳說這樣一句話:“一腳剎車一塊錢。”意思是說,從起步到60碼的速度,需要1元錢左右的柴油。有的司機在凌晨行人、電動車少時闖紅燈,造成了安全隱患。
  近期,多部門對渣土車查得很緊,渣土車違規行為大大減少,但依然有個別司機違規上高架橋、走下穿隧道,鋌而走險闖禁行。
  張珂向同行發出呼籲,文明開車,別給自己、家人和城市造成傷害。
  (原標題:文明開車,別給家人、城市造成傷害 “咱乾的是高危行業,掙的是辛苦錢,別亂來”)
創作者介紹

imax

bx09bxehy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