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政府12月29日宣佈當日18時開始實施小汽車增量調控管理。這意味著繼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之後,汽車“限購大軍”里又多了一個重要城市。
  比年底“傍晚雞叫”限購汽車更令人不解的是,此前深圳市有關部門和領導曾經多次表示,深圳不會採取限購私家車的手段緩解道路擁堵問題,“將通過經濟手段來調節市民出行方式”。餘音猶在,卻突然食言,地方政府的公信力確實令人不太敢恭維。
  應該說,深圳治堵也曾經力圖走市場化的道路,比如今年7月下了個“狠”招:對停放在路外經營性停車場的小汽車征收“停車調節費”。按照方案,一輛私家車除了停車費,每小時還要多交10元或12元。據稱“停車調節費”為深圳首創,目的是通過經濟杠桿增加市民用車成本,調控小汽車使用,從而緩解城市交通擁堵。但是,在很多大城市,面對“停車費去哪兒了”的追問,很多部門不是沉默無語就是拿出一本糊塗賬。在這種背景下,“停車調節費”的正當性大打折扣,想必也很難達到預想的調節效果並獲得民意足夠的支撐。而這,或許是現在很多大城市不敢、不去採取市場化手段治堵治污的病根。
  與市場化治堵治污調節手段相比,行政限購、限行好處是見效快,缺點是法律依據存疑,更有違反程序正義的嫌疑。
  我們始終不能忽略,身處市場經濟,我們應當更好地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城市治堵,市場化手段真的用足、用好、用盡了嗎?一系列問題真的可以“一限了之”嗎?這些,都需要城市管理者再三考量。據新華社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年底“傍晚雞叫”有失政府公信力)
創作者介紹

imax

bx09bxehy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